疼痛怎麼辦?減少反向聯想,試著這樣緩解疼痛:「過去了,都過去了..」《暗示自我的力量》

評分: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2 votes, average: 5.00 out of 5 (5.00 星 / 2 人)


「我不會想著疼痛,為自己添麻煩!」但疼痛,不論是心理或生理的疼痛,都會帶來令我們猝不及防的新成分。暢銷書《暗示自我的力量》就提到,我們可以透過「自我暗示」來有效緩解疼痛..

疼痛時,它會獨占我們全部的注意力,令意識完全提高警覺,因而無法達到無意識能夠出現的程度,導致難以成功啟動自我暗示。因此,如果這時我們將「無痛」的念頭引進意識,意識會被相反的念頭「疼痛」所占滿。如果因而產生任何效果的話,那就是病人的狀況惡化了..

疼痛消失了,實現「不痛」思維的關鍵詞

為了克服這個疼痛的難題,我們需要一個新方法。

如果我們要說出一個思維,在脫口而出的瞬間,那個思維一定占據著我們的心思,若心裡沒有想著那個思維,就無法說出口。當病人嘴裡反覆念著「我不痛了」,他的心裡也會反覆想著這個念頭。不幸的是,每一次重複,疼痛的思維也會暗中滲入,因此心思會在「我不痛了」和「我有一點痛」或「我痛得厲害」之間搖擺。

但如果我們「迅速」反覆念這個句子,相反的聯想就來不及插入,我們就能迫使心智停留在這上頭。因此,透過這個新途徑,我們能達到和誘導性無意識露出時同樣的目標,讓念頭持續占據心智,而不喚起相反的聯想。我們發現這是讓無意識接納念頭最主要的條件,事實上,藉由這種方法,我們能迫使無意識實現「不痛」的思維,因而終結疼痛。

但是,「我不痛了(I have no pain.)」這個句子用英文唸起來並不容易快速重複。這在生理面的問題太過強大,唇舌會在音節上打結,必須停下來重新順過。而且就算我們口齒伶俐,足以成功地清晰發音,還是會遇見另一個問題。因為這個句子裡最有力的字是「痛」,我們會發現自己不自覺地特意強調這個字,因而在心裡加強了我們試圖移除的這個念頭。

如果盡量貼近庫埃的步驟,效果應該會最好。他所用的法文原句是「ça passe(過去了)」,當中沒有提到疼痛。這個句子念起來極簡單,音節連貫不中斷,就像機器的嗚嗚聲或靠近聽昆蟲撲翅的嗡嗡聲,也讓心智來不及反向思考。波都因所建議的句子「It is passing off.(正在過去)」就沒有這種效果,事實上還因為無法迅速重複,所以牴觸了我們所有意圖。整體來說,最適切的英文版本似乎是「It’s going.(過去了)」,只有「going」應該反覆念,治療的最後應該以「gone!(結束了!)」劃下有力的句點。急促反覆念「going(過去了)」會產生一種鑽孔機難以抵擋地鑽進某個堅硬物體的印象。我們可以想成,它正讓我們所想的思維鑽入心智。

如果你正遭受強烈的疼痛,例如牙痛或頭痛,請坐著閉上眼睛,靜靜向自己保證,你會擺脫疼痛。現在,請輕輕撫摸患部,同時盡快反覆念這些字,產生一種連續不斷的聲音:It’s going, going, going … gone!(都過去了,過去了,過去了……結束了!)」就這樣念一分鐘,直到需要換氣時才停下深呼吸,在整段過程的最後才說「gone(結束了)」。到這個時候,疼痛如果不是已經完全消失,就是起碼可以感覺到舒緩。

無論是哪一種,此時請運用之前所建議的特定暗示。如果疼痛已經消失,就暗示自己它不會復發;如果疼痛只是減少了,那就暗示自己,不久後它就會完全消失。這時,請回到疼痛開始前你所正在做的工作上,讓其他事占據你的注意力。如果經過一段合理的時間,例如半小時後,你還是受疼痛所擾,請再次找地方獨處,再暗示一遍你能掌控它,並重複這套程序。

這套程序能征服所有疼痛,這樣的說法並不誇張。在極端的例子中,你或許必須出擊好幾次。通常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你不明智地為疼痛提供了起因--爛牙、受涼等--因而向理智提出了疼痛的辯詞,令疼痛獲得智力的認可。或者疼痛雖然會中止,但又會復發。不過別氣餒,堅定地出擊,你一定能成功。同樣一套程序,拿來應付心煩、憂慮、恐懼、消沉等心境也有效。在這類例子中,手的撫摸動作應該用在額頭上。

即使是這段操練,也只要謹守必要的本分就好,其他不應多做。只要迅速反覆地念「過去了」,告訴自己問題正在消失,搭配手的撫摸動作,讓注意力放在特定部位就好,那就是你唯一所要做的全部事情。經過練習,事情會變得簡單,你會「不知不覺就位」,也就是說,無意識會做出必要的調整來加強效率。過一段時間後,你就應該能在二十到二十五秒內獲得紓解。但效果還會更深遠,你會重獲自由,不再恐懼疼痛。請將自己看成是疼痛的主宰,只要一對疼痛做出予以治療的威脅,就能避免疼痛萌生。

庫埃治疼痛療法會妨礙身體發出警訊嗎?

疼痛是危險信號,通知我們身體的有機系統出了毛病。因此,有人反對庫埃驅逐疼痛的做法,認為這樣做會奪走初期病痛所提報的珍貴警訊,因而允許某些失調問題在不知不覺中增長。如果庫埃的療法預防了疼痛的出現,這樣的說法就是對的,不過事實並非如此。

這種療法是在疼痛出現後才將之移除,也就是說,是在身體發出警訊之後才移除疼痛。就算技巧純熟完美,我們應該還是會意識到疼痛的迫近,只是能防止其越演越烈,盤桓不去。在所有這些事件中,我們都必須謹慎小心。只要有一點偏頭痛就跑去看醫生的人,很可能會變成疑病患者,但忽略疾病到來的顯著症狀者,做法同樣不令人讚賞。疼痛來臨時,無論如何都應該予以移除,假使情況令人疑心有重大病症的存在,就應該諮詢醫師,而如果恐懼成真,那就應該以醫療及自我暗示療法雙管齊下地解決失調問題。

(編取自 暗示自我的力量:輕鬆駕馭你不受控的小心思,斷絕惡習、清理疾病、完成所有你在乎的事! 一書 /作者:賽勒斯•哈利•布魯克斯 /本文經 柿子文化 授權刊載)

暗示自我的力量:輕鬆駕馭你不受控的小心思,斷絕惡習、清理疾病、完成所有你在乎的事! 一書
✔加line~訂閱新文章↓
加入[賀啦!哇哉]為好友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5.00 星 / 2 人)
Loading...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

我有話想說

[wbcr_php_snippet]: PHP snippets error (not passed the snippet ID)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