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豐醫師談「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的抗癌祕密!」15年臨床經驗及建議、效果及安全性..

評分:1 vote, average: 5.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5.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5.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5.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5.00 out of 5 (5.00 星 / 1 人)


前幾年高雄市抗癌服務協會曾刊載由一位癌友(老柳)撰寫的〈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一條治癌康莊大道〉之後,針對陳明豐醫師的治癌經驗與研究心得,獲得許多病友的回響,這次特別邀請陳醫師針對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的抗癌祕密,再做更完整的說明與解析…

與維生素C偶然相遇

我會研究及使用高劑量維生素C治癌是很意想不到的事。

就在二十多年前,我擔任秀傳紀念醫院副院長,負責推動癌症的中西整合醫學研究。那時候有一個心願,就是能研發出一種安全、有效又便宜的抗癌方法,能夠嘉惠所有的癌症病人。這種治療方法最好是單獨就有其特定的效果,而且可以和化療藥物或放射治療合併,加強其抗癌作用且同時減輕其副作用。

我最早想到的就是維生素C,因為它很便宜而且安全。

當時我指派研究室內兩位較資深且精明的研究員,分別進行維生素C合併化療藥物5-FU抑制肝癌細胞的實驗,主要目的是要看看維生素C是否可加強5-FU抑制肝癌細胞增殖的效果。隔一週後兩位研究員都跟我回報:根本無法觀察維生素C加強5-FU抗癌的效果,因為只單獨加入維生素C和肝癌細胞一起培養,全部的癌細胞都死光光了。

這樣的結果真的令我非常的驚訝,因為我指示她們所做實驗的維生素C之濃度(1∼100μM),是非常低的濃度,也就是一般口服維生素C製劑很容易達到的血中濃度。

我半信半疑的進一步檢查她們的實驗記錄本,看看數據是否正確。赫然發現兩位研究員都同時犯了錯誤,她們所使用的維生素C濃度(1∼100mM)居然是我原指示的濃度(1-100μM)之1,000倍。

從她們的實驗記錄可以發現,如果將高濃度維生素C(1∼10mM)放入培養皿和肝癌細胞一起培養四十八至七十二小時,就會明顯導致肝癌細胞死亡的現象。維生素C濃度從1mM就開始有誘導肝癌細胞死亡的作用,當濃度高到5∼6mM時則會使肝癌細胞全部死亡。

維生素C抗癌的作用不限於肝癌

為了進一步觀察高濃度維生素C的抗癌作用,是否也發生在其他癌細胞,我們進一步做實驗,觀察高濃度維生素C是否可對抗肝癌以外的各種癌細胞。

結果發現,發生於肝癌細胞的現象,也同樣發生於肺癌細胞、乳癌細胞、大腸癌細胞、胃癌、子宮頸癌等各種癌細胞,但是對正常細胞(如:纖維母細胞)卻沒有明顯的影響—也就是說,只要維生素C的濃度高達5∼10mM,大多數癌細胞都會被誘導死亡,然而卻不會影響正常的細胞。

維生素C抗癌的機轉透過誘導癌細胞自我凋亡

那麼,高濃度維生素C究竟是如何誘導癌細胞死亡?

我們在顯微鏡底下仔細觀察經維生素C處理而死亡的肝癌細胞的形狀,發現它們和一般化療藥物引起的細胞破裂死亡的形狀不同,而是細胞縮小,同時細胞核濃縮。經過特殊染色發現死亡的肝癌細胞內出現特殊的凋亡小體,也就是說,高濃度維生素C會誘導肝癌細胞啟動自我凋亡的自殺機制。

究竟維生素C如何誘導癌細胞自我凋亡?

經過一系列實驗的研究及文獻查考,我們進一步發現:

維生素C(ascorbate)會先轉換為氧化型維生素C(dehydroascorbate;簡稱DHA),其化學結構很像葡萄糖一樣。

由於癌細胞比正常細胞喜歡吃糖(約十五至二十倍),其細胞表面有很多葡萄糖轉換器,於是大量吞吃氧化型維生素C(DHA)。氧化型維生素C(DHA)在癌細胞表面或內部會被轉換為還原型維生素C(ascorbate),在此轉換過程中,會產生自由基—過氧化氫(H2O2),剛好癌細胞比正常細胞缺乏清除過氧化氫的酵素(catalase),於是過多的過氧化氫會傷害粒線體及一些分解酵素,啟動了癌細胞自我凋亡的機制。由於其過程太複雜,在此不進一步贅述。

高濃度維生素C可以提升化療藥物抗癌的效果

那麼,維生素C是否可與化療藥物合併使用,以加強其抗癌作用?

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我們進一步做實驗,探討維生素C是否影響化療藥物抗癌的效果。

我們發現,維生素C在低濃度下(小於200μM)會輕度降低化療藥物抗癌的效果;在中等濃度(200μM ∼1mM)之下,雖然本身只有輕度的抗癌作用,卻可以加強各種常用化療藥物(包括:5-FU、cisplatin(順鉑)、adriamycin(小紅莓)、gemcitabine(健擇)及taxol(紫杉醇)的抗癌效果。也就是說,維生素C在200μM ∼1 mM的濃度下可以加強各種常用化療藥物的抗癌效果,但在更高濃度(2∼10mM)的濃度則可以單獨誘導各種癌細胞自我凋亡。

高劑量維生素C抗癌的動物實驗

細胞實驗的結果,鼓舞我進一步找中興大學食品科學研究所胡淼琳教授共同合作,進行動物實驗探討高劑量維生素C抗癌的效果。

我們將一種很會轉移的肺癌細胞打入特殊品種小黑鼠的背部,這些癌細胞不但會在小黑鼠的背部長大,而且很快(一至二週內)就會轉移到肺部及肝臟,小黑鼠會在四至八週內死亡。

我們將接種肺癌細胞的小黑鼠分成四組,一組從腹腔打生理食鹽水(對照組),另外三組則分別打低劑量維生素C(相當於60公斤人體的20公克)、高劑量維生素C(相當於60公斤人體的50公克)及抗癌藥物cisplatin(順鉑),每週兩次共打四週。

結果發現,和打生理食鹽水(對照組)相比較,打抗癌藥物順鉑及打低劑量或高劑量維生素C都會明顯抑制小黑鼠背部腫瘤的長大,同時也會抑制肺部及肝臟的轉移。此抑制腫瘤長大及轉移的作用,以抗癌藥物順鉑最強,其次是高劑量維生素C,然後才是低劑量維生素C。高劑量維生素C的抗癌效果,雖然略遜於抗癌藥物順鉑,但是它不像順鉑會明顯降低小黑鼠的體重,且影響其腎臟功能。

我們再進一步對接種癌細胞的小黑鼠之肺部以及肝臟的組織進行檢測,結果發現維生素C的注射會抑制癌細胞金屬蛋白質分解酵素(metalloprotease)的活性,而此酵素則會分解癌細胞周圍正常組織促進轉移。

我們又進一步做了另一個動物實驗,也就是觀察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是否會加強化療藥順鉑對抗肺癌長大及轉移的效果。雖然我們並未發現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加強順鉑的抗癌效果(此可能因順鉑的抗癌效果已經很強),但卻會明顯降低順鉑所誘發小鼠體重降低及腎功能異常的副作用。

人體投與維生素C抗癌效果的一些爭議

雖然細胞實驗及動物實驗研究結果顯示高劑量維生素C有一定的抗癌效果?但是人體投與是否可以達到那麼高的濃度?其安全性又是如何?是否人體投與大量維生素C仍能顯出抗癌效果?這些都是在進行臨床使用大劑量維生素C之前必須去釐清的問題。

從文獻查考可以發現,最早開始使用高劑量維生素C治療癌症的是一位蘇格蘭外科醫師Ewan Cameron,他在基礎研究中發現癌細胞容易轉移與它能夠釋放一種酵素hyaluronidase(玻尿酸酶),此酵素能水解癌細胞周圍組織中的玻尿酸以利癌細胞轉移。

維生素C是能抑制玻尿酸酶的藥物中唯一安全的藥物,因此他開始嘗試給癌末病患投與大劑量維生素C,意外發現大部分病患的精神及體力都大大好轉,而且存活期比預期延長。其中有一位無法開刀,且體力狀況無法接受化療的轉移性卵巢癌患者的腫瘤居然完全消失!

Ewan在一次演講會中聆聽曾經得過兩次諾貝爾獎的化學家 Linus Pauling的演說。Pauling認為維生素C的化學結構非常類似葡萄糖(glucose),而癌細胞的特色就是喜歡吃葡萄糖,因為它們必須靠大量葡萄糖分解(glycolysis)才能產生細胞複製的能量。維生素C因為化學結構類似葡萄糖,或許可以和葡萄糖競爭進入癌細胞,影響癌細胞的能量代謝,進而抑制癌細胞增殖。

由於兩人英雄所見略同,Pauling和Cameron兩人於是共同合作在蘇格蘭的醫院進行研究,觀察100位接受高劑量維生素C的癌末病患和1,000位未接受高劑量維生素C的癌末病患,比較兩組之間的存活期。高劑量維生素C的投與乃是先靜脈注射10公克的維生素C連續十天,而後改為每天口服10公克的維生素C。

他們發現,接受高劑量維生素C的病患之存活期(平均約一年)比未接受高劑量維生素C的病患(平均約半年)多出一倍,而且生活品質也都獲得明顯改善,其中少數患者(五位)腫瘤有縮小甚至消失的現象。

他們的研究論文(西元1976∼1980年)在當年的醫學界引起震撼,其後陸續在日本及加拿大都有小規模的臨床研究報告指出,高劑量服維生素C的確會改善癌末病患的生活品質及延長患者存活期。

然而,這些研究也同時引起很多的批評,認為他們的研究缺乏很好的對照組及雙盲試驗。於是美國梅約醫院(Mayo Clinic)也進行高劑量維生素C的臨床試驗,他們將放/化療失敗的癌末患者,根據相對應年齡及性別分成兩組,一組每日口服10公克的維生素C,另一組則服用安慰劑,比較兩組之間存活期的差異。他們在短短數年內發表兩篇雙盲對照臨床研究報告,證實高劑量維生素C並無法延長癌末病患的存活期。

雖然Pauling抗辯指出:他們的研究所使用的維生素C的投與方法,與梅約醫院所使用方法有所不同,但醫學界似乎對高劑量維生素C抗癌的研究失去了興趣。

高劑量維生素C抗癌研究的復活

維生素C抗癌的臨床研究沉寂了約二十年,直到西元2004年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研究小組針對維生素C的藥物動力學進行研究。

他們給予十七名志願接受研究的正常人經口服或靜脈注射不同劑量的維生素C,然後定時抽血檢測其血清維生素C濃度,比較經口服及經靜脈注射是否血中維生素C濃度的變化有所差異。

他們意外的發現,維生素C經由口服及靜脈注射的不同途徑所產生血中維生素C的濃度有非常大的差異。

人體腸胃道似乎有一個機制會限制口服維生素C的吸收。當受試者口服100毫克的維生素C時,腸胃道的吸收率約80%,也就是說大約有80毫克的維生素C會被吸收;但是當受試者口服1000毫克(相當於1公克)的維生素C時,其腸胃道的吸收率降低為20%,也就是說只有200毫克的維生素C會被吸收。隨著劑量變大,口服維生素C的吸收率會更加下降。當每次口服維生素C劑量達2.5公克以上時,受試者血液中維生素C濃度不會再增加了(達到飽和,低於0.22mM),而且口服太高劑量的維生素C會引起受試者上腹部不適,甚至拉肚子,將維生素C排泄出去。

靜脈注射維生素C可以使血中藥物濃度達到口服維生素C的十倍─甚至七十倍以上的濃度。口服維生素C無法達到抗癌濃度(小於1mM),只有靜脈注射維生素C才可以使患者血中濃度達到抗癌濃度(大於1mM)。

研究者認為,Pauling與梅約醫院之間研究結果的差異之關鍵可能在於:前者合併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而後者則只有口服高劑量維生素C。因此,他們呼籲醫學界應該重啟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抗癌的臨床研究。自此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的抗癌臨床研究開始如雨後春筍般的增加。

美國Riodan Clinic的研究團隊進一步以高劑量維生素C(10∼75公克)經靜脈注射到癌症患者體內,然後定時抽血測量維生素C濃度,同時,他們也將抽出的血液離心分離出血清,再將血清與癌細胞一起培養。

他們發現,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的確可以使患者血中維生素C濃度升高達抗癌濃度(5∼15mM),而且血中維生素C濃度越高,其血清直接抗癌的作用就越強。

他們也根據過去的臨床經驗及所研究出的藥物動力學結果制定出了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的方案(protocol):每公斤體重0.5∼1.5公克,每週施打一至三次。他們又進一步以上述的治療方案,進行第一期(phase I)臨床試驗(2005年),確認此治療方案的安全性,自此高劑量維生素C的靜脈注射方式開始有了比較統一的標準。

同時,他們也以同樣的方案治療850名各種不同類別的癌症患者,並且進行臨床研究。

在一個臨床研究中(2012年),他們發現高劑量維生素C注射,可以顯著降低癌症患者的發炎蛋白質(CRP)指數,而且CRP指數的下降和部分腫瘤指標(如:PSA)的下降有相關性。

除此之外,他們也陸續發表了五名原本放、化療已經失敗,而在接受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之後導致腫瘤長期消失的個案報告。

在諸多臨床研究中,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的效果,以改善癌末病患的生活品質獲得最大肯定。韓國(2007年)及日本(2012年)的研究團隊皆以癌症生活品質量表(EORTC30)評估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對癌末病患生活品質的影響。兩個研究的結果皆顯示,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顯著提升癌末病患的生活品質,使他們更有活力,而且減輕疲憊、疼痛及改善食慾。

另外,德國多個醫學中心的研究(2011年)也顯示,合併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顯著提升接受化療之癌症病患的生活品質,同時減輕放、化療副作用,尤其是噁心、食慾不振、疲憊、憂鬱、睡眠障礙、頭暈及出血等症狀。另外,美國有一個第一期臨床試驗(2013年)顯示: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合併抗癌藥Gemcitabine治療第四期胰臟癌患者是安全的,而且似乎可以延長患者的存活期。而另一個小型人體試驗(2014年)則顯示: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可以減輕卵巢癌患者接受傳統化療藥物太平洋紫杉醇及卡鉑治療的副作用。

以上這些研究都顯示,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可以和某些化療藥物合併使用,以減少化療藥物的副作用,使化療得以順利完成。

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之安全性如何

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並非完全沒有副作用,只是其副作用通常比較輕微,在患者能忍受的範圍內。有些患者在施打過程中仍有可能出現噁心、嘔吐、畏寒、頭暈、心悸、甚至拉肚子等症狀。這些副作用的出現與維生素C施打的劑量及速度有密切關係,只要適度調整就可避免副作用的出現。

此外,並非每位癌症患者皆適合施打高劑量維生素C。慢性腎衰竭、蠶豆症(紅血球缺乏抗氧化酵素)及心臟衰竭等都是絕對禁忌症(不建議施打),而肋膜積水及腹部積水則必須小心使用。總之,必須在有經驗的醫師指導及監督下,才能使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成為有益的抗癌輔助利器。

我們的臨床經驗及建議

我們在臨床上使用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至今至少有十五年之久。

猶記得第一個接受高劑量維生素C施打的是一位乳癌患者,她因接受化療而出現明顯疲憊乏力及皮膚變黑(色素沉著)、因而來整合門診尋求協助。她在接受一次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後,疲憊乏力的症狀明顯獲得改善且皮膚也變白,讓她非常高興。之後,她每次化療後就趕快來接受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終於很順利的完成了化療,而且腫瘤長期沒有復發。

很多化療中的癌症患者在接受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後,化療的副作用明顯降低,使他們順利完成可怕的化療,也度過人生的難關。

我們也常碰到一些癌症患者,原來已長期接受化療,但腫瘤卻仍壓制不下來。當他們合併接受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後,腫瘤竟然縮小。在這種情況下,患者通常會把功勞全歸給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但我會告訴他們:其實真正的抗癌效果還是來自化療藥物,而高劑量維生素C只是助化療藥物一臂之力。這就好像有一位警察和強盜搏鬥,但卻勢均力敵難分勝負,此時來了一位助理參與戰鬥,終於把強盜制服了,這時我們不能說全是助理的功勞。

我曾經治療過一位80多歲的肺癌患者(右肺一顆3公分腫瘤),其腫瘤切片因測不到表皮細胞受體基因突變,因此,老人家無法接受口服標靶藥物治療。腫瘤科醫師建議病患接受全身性化療注射,但是,家屬考量病患身體狀況不佳而加以拒絕。腫瘤科醫師只好開給病患每天一顆小劑量的口服抗癌藥鬼臼毒素(etoposide)治療。

經過兩個月後,病患除了有輕度疲憊的症狀以外,其胸部的腫瘤未見縮小反而稍微變大。家屬帶患者至整合門診要求輔助療法,我們給予合併高劑量維生素C靜脈注射。

經過治療一個月後,病患的肺部腫瘤居然完全消失了,而且精神體力維持的相當好。比較可惜的是,老人家不願意繼續吃抗癌藥,也不願意繼續打針,因而停止了治療,但是他肺部的腫瘤仍然維持消失達一年之久。

我們也治療過一位口腔癌患者,他在南部某醫學中心接受動脈化學灌注療法達八個月之久,但腫瘤一直維持在沒有變大也沒有變小的穩定狀態。他至本院整合門診接受合併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治療。沒想到經兩個月治療之後,原本的主治醫師發現到他的口腔腫瘤外觀已經發生轉變,於是幫他進行口腔腫瘤的切片,卻意外的發現:其口腔的病變已經轉換為癌前病變。

這些個案的變化告訴我們,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不但可以減輕化療的副作用,似乎仍有一種力量可以加強化療藥物的效果。

由於目前尚缺乏大規模的臨床試驗,此效果仍須進一步驗證。

有些患者由於接收到網路或媒體的宣傳,過度相信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的效果。他們常常要求只要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而放棄應有的傳統治療(包括:手術、化療及放療)。

我個人並不支持這樣的做法。雖然至目前為止,文獻舉出有部分患者因單獨接受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而獲得短期或長期的腫瘤縮小或完全消失,但那畢竟只是少數個案報告。大多數效果顯著的都是那些將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合併化療、放射治療或標靶療法的患者。因此,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療法仍不足以取代現有的抗癌療法(開刀、化療、或放療等),只能當輔助的角色。只有當患者的體力已無法接受開刀、化療、或放療的情況下,我才會建議單獨使用靜脈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以改善病患的生活品質,進而延長生命。

高劑量維生素C 未來展望

近年來許多研究顯示,人體內血糖狀態及抗癌免疫能力會影響高劑量維生素C的效果。

少數動物實驗及個案報告也顯示,合併低糖飲食、植物多醣(雲芝多醣、黃耆多醣)或高壓氧,都可以提升高劑量維生素C的抗癌效果。

除此之外,我們最近的研究也發現,低能量雷射合併高劑量維生素C,對癌細胞有相加乘的抑制作用,但卻不傷害到正常細胞。

因此,我們正努力研究一個更完整的治療模式,全方位的提升病患內在的抗癌能力,以協助他們遠離癌症的威脅!

(編取自 浴火重生‧癌症康復全書:逾15位醫師的治癌、防癌關鍵報告,30位成功抗癌鬥士逆轉17種常見癌症的真實見證! 一書 /作者: 陳明豐,彭遠 /本文經 柿子文化 授權刊載)

浴火重生‧癌症康復全書:逾15位醫師的治癌、防癌關鍵報告,30位成功抗癌鬥士逆轉17種常見癌症的真實見證! 一書

訂閱新文章▸ 如何加入 賀啦!哇哉(小書摘) telegram 頻道
1.先安裝 Telegram → 2.中文化 → 3.加入頻道/群組
第1步:請先使用「手機」安裝 Telegram:
Android | iOS |  電腦版 | 中文網頁版(免安裝)

第2步 點選連結可將 Telegram 中文化
https://t.me/setlanguage/taiwan

第3步 手機端點選連結加入【賀啦!哇哉 (小書摘)】
https://t.me/helatw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5.00 星 / 1 人)
Loading...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

我有話想說

[wbcr_php_snippet]: PHP snippets error (not passed the snippet ID)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