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為了與你相遇》心得:認識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歡狗..

評分: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 (4.00 星 / 1 人)


《為了與你相遇》有雷心得.. 記得片尾曲畢,影院全場像在比賽擤鼻涕。好久好久,沒這麼感動過了。《為了與你相遇》(A dog’s purpose)這部美國溫馨電影,是一封寫給狗狗的情書。 暖心而不虐心,溫情卻不煽情..

比起腎上腺飆升的美式科幻、動輒酸掉牙的中國劇,我倒寧可被這般催淚彈命中。

《為了與你相遇》所謂生離,只是換種方式存在

如果你與我相似,在年少時擁有人生第一隻狗,和它的回憶脈脈了若干年。當它日漸老去,你卻無力挽留。這場人狗情未了,註定是正中心窩的。

電影《為了與你相遇》截圖
電影《為了與你相遇》截圖,下同

「對我而言,這個小男孩是一切的起源。他的名字是伊森,而我的名字是貝利、貝利、貝利、貝利 。」(For me it all began with a boy. His name was Ethan. My name was, “Bailey, Bailey, Bailey, Bailey”.)雖同出於瑞典導演霍斯壯之手,導演卻棄用了《忠犬小八》的苦情配方。

他選擇以貝利—狗的視角,講述牠四次輪迴、數次重生,並回到最初主人身邊的故事。

第一世,牠是陪伴伊森從男孩至男人的大金毛犬。偶爾化身橄欖球童和撩妹神器。除了主人,牠最愛主人的女朋友,還有外婆家的驢、窩棚裡的雞。

第二世,貝利投胎為「警花」艾莉。化身德國牧羊犬後,牠戰鬥力滿級,緝毒、除暴、抓囚犯……在一次逮捕活動中,牠為救員警爹地,中彈而亡。

第三世,牠成了專業牽線的小紅娘,一隻短腿萌柯基。牠什麼都懂,懂主人瑪雅想吃薯片、比薩、霜淇淋,懂她的社交恐懼和被愛渴求。牠見證了瑪雅從小女孩變成母親和妻子。

第四世,貝利被兩個嬉皮士收養,關押數年,吃不飽、睡不暖。後來,它被丟棄軌道旁,陰差陽錯地,循著前世熟悉的氣味,與滿頭銀髮的伊森重逢。就如小八掙脫樊籠,躍入人群,恰好遇見了準時下班的諾克教授。貝利的出現

之於伊森,亦是此生無憾的相伴。「無論是你找到牠,還是牠找到你。誰知道呢?都是命中註定。」

日語裡,有羈絆一詞,是指纏住不能脫身的束縛。那人與狗之間的關係,更類似於絆——無法切斷、無法割捨的愛。

我陪你,不是基因的安排,而是自由的選擇。

▾電影《為了與你相遇》預告片2’28s

《為了與你相遇》因為你,牠才有了牠的使命

電影《為了與你相遇》是愛犬燈泡陪我一塊兒看的。

牠也算我半個命中註定。至今我都迷糊,偶過車站,怎會碰上一隻瑟瑟發抖的走失犬?更何況那麼巧,這個小身板鑽入我的懷。

在沒選擇丟下牠的那瞬間,我想我和牠,分不開了。

枯瘦、跛腿、髒兮兮……燈泡初來我家,像隻病狗。媽媽挺糾結,她打量燈泡半天,忍不住蹙眉,「這狗沒啥問題吧?」燈泡聽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兩步衝上前,瞪著我媽,「汪」的 吼一聲。

好吧,沒毛病。至此,我失散在外的小親人,不必再流浪。

燈泡雙商極高。她喜歡我用擼狗大法,給她做全套泰式按摩;她最怕剃毛後、洗澡前,有人在她旁邊悄聲議論。

當她犯了錯,被訓斥,會趴在地上瞅我神色、猜我語氣。待我緩和,她便蹦躂過來,發嗲求抱抱。很快,牠也成了我的「眼淚終端機」。

記得那天下午,我抱著電腦看劇。煽情處眼淚嘩嘩。那會兒,燈泡正窩在牆角偷啃小雞腿。聽見抽泣聲,牠一路小跑,像蜘蛛俠般飛上了我的腿。

「你幹嘛?你幹嘛啊?」小傢伙突然踮腳,伸著小舌頭,直想舔吻我的臉。見我嚇得不敢哭,牠才慢悠悠的跳下去,自顧自去尋那只還剩三分之二的小雞腿了。

我跟燈泡相識5年。無論脣角向上,還是嘴角下撇,牠都明瞭。牠從不缺我最暖心的反應。

A dog’s purpose ?事實上,狗生太短,並沒空去想那些假大空的玩意。當你決定帶一隻寵物回家,牠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

你就是牠生命的全部意義。

認識的人越多,我越喜歡狗

有時想想,我們因狗狗陪伴而觸淚。所難過的,又何嘗不是人與狗常有不死不滅的羈絆,而人和人之間難有。

當伊森被小人暗算、瘸了腿、退了學、推開心愛的女孩……身邊不變的,是貝利的等待。牠叼著橄欖球飛身而起,只想逗主人一笑;牠流浪、受傷、老去,滿腦子想的都是伊森在等牠回家。

人與人,是因知你會來,我願等;狗與人,是明知你已去,我依然等。

最戳心的畫面,是伊森驅車遠去,貝利跳入茫茫的麥草,迎風狂追。牠玩命般跑了幾里路,只為往伊森懷裡一撲。

這是簡單醇厚的成人童話。一方予以收留,一方報以長伴;一方予以疼愛,一方報以忠貞;一方給了難追難回味的回憶,一方則用一生的苦盼作為回報。

如此純粹的對等關係。只因為貝利是狗,伊森是它主人。貝利的世界,以伊森為天。或許,貝利之於伊森,燈泡之於我,千千萬萬的狗之於它們的鏟屎官們——都像極了《終極追殺令》中,殺手里昂與懷裡那盆植物,傷痕與傷痕之上的毛絨繃帶,失眠的雙眼與床頭的催眠樂。

即使生命長度不對等,所帶來的是短暫的依存和長久的缺憾,可狗狗仍會選擇,終其一生,等一個不會回來的人,追一個不會轉頭的身影。

這並非牠們的使命,而是心念。

而今,我的燈泡,不似過去,衰老很快。若是換算成人,也有7、80了。在牠漸聾的耳邊,我總想喃喃:「燈泡兒,媽媽若沒了你,也不知是否還敢養狗。」

若不敢,我尚存的記憶,一直歇著鮮活的你;若還能,將來我養的所有狗,都以你為名。

(編取自 別用嘴上的佛系,掩飾你內心的焦慮 一書 /作者: 朱清 /本文經 大是文化 授權刊載)

別用嘴上的佛系,掩飾你內心的焦慮 一書
✔加line~訂閱新文章↓
加入[賀啦!哇哉]為好友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4.00 星 / 1 人)
Loading...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

我有話想說

[wbcr_php_snippet]: PHP snippets error (not passed the snippet ID)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