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教養】這些都是成長啦!被開除,他卻說「妳已經學成出師」..

評分: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1 vote, average: 4.00 out of 5 (4.00 星 / 1 人)


他們很清楚「我們本身」沒有錯,是我們的目標錯了!「你已經夠好了!」乖女兒,妳知道嗎?妳不會永遠都在低潮..

13歲的我,很迷卡莉.塞門(Carly Simon,按:美國創作歌手)、《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s)和加了奶油與鹽巴的微波白飯。我既沒有世界觀,也沒有自己的非營利事業,但老師都喜歡我,我也不常對爸媽說謊。到了十五歲我過得非常快活,但不是好的意義。
高二起初過得還算可以。我在維拉諾瓦比薩店(Villanova Pizza)打工,時薪四美元,還可以吃免費的比薩餃,還有超可愛但個子很矮的大一新生麥特,剛好是我的菜;而且他不只一次偷看我的胸部,看來我有望倒追成功。

【親子教養】這些都是成長啦!

於是我工作時,穿著精心挑選的牛仔褲、鱷魚圖案T恤、透明Swatch錶,以及Tretorn 牌的鞋子。我聊天的話題也盡可能展現成熟,例如我準備要去看誰的演唱會,或是跟哥哥在華盛頓與李大學(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廝混。

結果在我追到帥哥之前,綽號「矮冬瓜」(Stubby)的經理,把我叫進破舊的辦公室。他觀察我輪班5次之後選擇開除我。因為我顯然沒把工作當一回事,比方說我遲到、放風抽菸抽太久,還一邊接電話、一邊跟麥特打情罵俏。我當時心想:「天啊,我真是魯蛇!」我猜哥哥跟老媽也是這麼想的。我兩個哥哥都沒被開除,至於我媽,她只是懶得唸我。
但老綠聽到我被開除,居然爆出大笑。
「不好笑啦!我是魯蛇耶!」
「妳才不是。總有一天妳會明白,妳已經學成出師了。」難道他看出我有什麼潛能嗎?
不到一個月後,我被草地曲棍球隊除名;競選學生會長失利;在西爾斯百貨(Sears)順手牽羊,一家接著一家的偷,直到臥底的保全人員抓住我的手肘。他把我帶進辦公室,搜出我背包裡的18件贓物,總價56美元,包括糖果、假珠寶,以及準備要送我媽當生日禮物的連身褲襪。

接下來那個春天,我被留校察看一週,因為我在高二的雞尾酒會上喝到腿軟。那時也留校察看的小鬼不但任意破壞櫃子,還對老師比中指。而現在,我跟他們是一丘之貉,就像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遇到琳賽.蘿涵(Lindsay Lohan)。其實我想成為人才,像是班長或袋棍球隊隊長,肯定不是變成落選人、失業比薩員工、三腳貓小賊(按:瑞德、蘿涵都是少女時代就大放異彩的演員,但前者曾因偷竊被捕,後者更是脫序行為不斷)。

這一年過得實在「精彩」,我媽被氣得老了十歲,而老綠對我卻還是很有信心,各種鳥事他都一笑置之。他下班之後來我房間,脖子上鬆垮的掛著一條領帶,手拿一罐米勒(Miller Lite)啤酒。他坐在我的床上(這張床有頂棚,四周圍繞著粉紅色與白色相間的格子壁紙,與魚乾女形象極為不符),問我最近又犯了哪些錯。而我會拚命說自己有多失敗、很後悔。
「這些都是成長啦。妳不會有事的,乖女兒。」
「我明明就很有事。」

他拍拍我的膝蓋說:「相信我吧,妳已經夠好了。」
我在學校不能參與學生會,接下來的草地曲棍球比賽又只能旁觀,所以「妳已經夠好了」是唯一能對抗自我厭惡的箴言;也因為這句話,我才能無視堆在眼前的不利證據,而不把自己當成廢人。

上大學之後,我因為在姐妹會飲酒狂歡長達一小時,被叫到全國大學校友會(National Panhellenic Council)面前。更糟的是,校友會之前還派了官員,來監督我們的成長歷程。不久後,我又被開除了,餐廳的收銀員工作沒了。有位好心人在校園工作了好幾年,他說我是他有史以來第一個「終結」掉的員工;但我會把士力架(Snickers)巧克力,送給兄弟會會長、足球隊隊員,以及本校最夯的交換學生──義大利籍的馬泰歐,所以他別無選擇。大四那年秋天,我以酒駕替自己的大學生涯作結,結果我在牢房跟一位名叫奧茲的妓女度過一晚,隔天我的駕照被吊扣六個月。

大學畢業後,我錯過更多里程碑,也闖了更多禍。我超重12公斤,整天喝咖啡,每天晚上都抽掉半包菸。到了30歲,大多數朋友都在慶祝結婚一週年,還有一些人成為一家之主,但我依舊單身外加負債6000美元(按:約新臺幣十八萬元);而且根本不會認真照顧自己,讓一顆痣長成侵襲性黑色素瘤。但老綠依舊無視女兒的缺陷,因為他自己是大器晚成。「我跟妳講過好幾次了,乖女兒,妳總有一天會成功的。」我不禁懷疑:「我哪裡會成功?什麼時候?」

十年後,我終於成為有用的40歲女性,過上不錯的生活。我終於是老綠心目中的女兒了,於是我問他,為什麼這麼確定我會熬過來?

【親子教養】被開除,他卻說「妳已經學成出師」..

「乖女兒,妳知道嗎?妳不會永遠都在低潮。妳被草地曲棍球隊除名,所以改當啦啦隊。啦啦隊當不成,妳又加入合唱團與潛水隊。所以妳懂我的意思了嗎?妳不用每次都把事情做對。只要這裡贏一點、那裡又贏一點,就贏很多了。」

原來是這樣。我們心目中重要的人,會無視所有客觀情況,斬釘截鐵的相信我們,而時間久了,我們也會相信自己;但我要提醒你,我們並非相信自己能成為完人,而是相信他們眼中「夠好的我們」。導師與拉比,以及講壇上的老奶奶都很確信我們尚未相信的事情:比方說,傾聽帶來很大的力量;當你投入一個目標,你的行動就會有力量;「再試一次」不但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也賦予我們巨大的力量。他們很清楚「我們本身」沒有錯,是我們的目標錯了。他們知道我們已經夠好了,而我們只要抱持可望達成的光榮目標,就能保持這個夠好的自己。他們會一再提醒我們,直到我們聽進去為止。

我媽曾經來加州拜訪我們的新家,當時我正好我布置完DIY家具,但之後自己越看越尷尬。她來這裡住4天,第一天晚上我帶她去北灘(North Beach)的義大利區,她覺得那裡的菜既好吃又便宜,還誇讚我的停車技術。隔天晚上我們邀朋友來,我媽很喜歡我端出來的點心;而且在起司通心粉端出來之前,先給朋友一小碗甜椒與櫻桃番茄,我媽也覺得非常周到。
第三天我喝完咖啡後,擬了一張購物清單、丟完資源回收、打電話詢問學校的募款活動、跟醫生預約時間、在奶瓶裡裝滿加水稀釋柳橙汁,然後找到一隻鞋子。我過我的生活,我媽就在旁邊看。

我開車送她到機場時,她嘆了一口氣,說:「凱莉啊,我必須說,我除了『能幹』,找不到其他字形容妳了。」我差點感動得哭出來。當然,老綠之前已經提到我的潛力幾百次,但我媽的讚美是出於客觀的觀察。她認為這是事實,才會說出來。

你知道嗎?從此以後,我對自己的想法就改觀了。原來我很能幹,而且我這個人、我平凡的生活,已經夠好了。

(編取自 當時應該說出口的話 一書 /作者:凱莉‧柯利根(Kelly Corrigan) / 大是文化 授權轉載)

當時應該說出口的話 一書
✔加line~訂閱新文章↓
加入[賀啦!哇哉]為好友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4.00 星 / 1 人)
Loading...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

我有話想說

[wbcr_php_snippet]: PHP snippets error (not passed the snippet ID)

 

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
點▲星號,評個分吧!